我的老师王先生

教案散步教案归去来兮辞文言文
全站资源导航

幼儿园幼儿园小班幼儿园中班幼儿园大班家庭教育小学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中学初一初二初三诗歌高中必修高中选修作文小学作文读后感素材初中作文高中作文课内阅读答案文言文视频教学故事班级管理课外儿童故事写对联散文神话故事文学常识公文教学论文演讲稿协议唯美句子说课稿总结

888真人网址et007dafa888娱乐场下载/a>澳门永利娱乐博天堂娱乐环亚娱乐皇冠体育皇冠直营现金网凯发娱乐明升备用网址世爵平台

树叶贴画首页教案课件试题视频作文找答案
阿呆网>文学天地>散文>我的老师王先生

四年级下册第四单元作文徐志摩和林徽因的故事中国传统神话故事徐志摩《偶然》赏析

换一批相关推荐

【满仓精品原创散文】人生导师郭大伯如花人生的斗士人清如水阳关雪列车·茶·春花蝶的翅膀•鱼的泪光•其他随笔:光彩夺目的春天美文荐读:窥视民族心灵的镜子美文荐读:思接千载的美丽与忧伤

我的老师王先生aric2017-07-16

翻开旧相册,首页便是一张集体照,那是高中毕业后的同学会,红男绿女中不乏有我曾经的死党和死对头,当然也有我的初恋。但最终我把眼光放在了前排那个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老头儿身上,他便是我的语文老师—王先生。

(一)

王先生个头儿偏高,却精精瘦瘦的,走路时腰板儿微微前倾,看样子总像要跌倒。每每上课铃声响起,便见他踉跄的从校门口的门卫室疾步的跑,胳膊肘里夹着的教案和那厚厚的牛皮纸袋子窸窣作响。进了教室,他也不像其他老师对稀稀拉拉的“老师好”声,报以“同学们好”的亲切问候,而是各顾各的翻开教案,便开始嘟嘟囔囔:“今个儿咱们讲、那个蒲松龄先生的那个、那个“范进中举”……。

这时,后排传来几声男女同学忍俊不禁的笑,他的脸色便顿显“范进”般的窘色,鼓起中指敲着讲台道:“范进虽然愚钝,却也有进取精神,那个、那个……”。说罢,拿起旁边的牛皮纸袋子:“搞文学退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哪有成功不是建立在失败基础上的,但只要有‘衣带渐宽终不悔’的劲儿,总会‘灯火阑珊处’嘛,那个、那个对不对”。

这时候,同学们便会报以热烈鼓掌和仰天大笑。因为这笑,只能在这时才敢肆无忌惮,而又没人问罪。

(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实,初三时王先生便是我的课任老师,之所以称他“先生”,是因为鲁迅那篇《藤野先生》,那课文似乎他能够倒背如流,所以讲课根本用不着课本或教案。他在讲台上一圈圈溜达:“藤野先生是鲁迅先生在日本求学时最敬重的“先生”,那个那个——鲁迅先生写这散文,就是为了纪念他的“先生”,藤野先生……。

“先生”这称呼,在那只有“同志”的年代,可是听得新鲜,所以同学背地里便送了他“王先生”这雅号,没想到他并不反感,甚至有点自鸣得意,这样他便成从我们的王老师变成了“王先生”。

王先生喜欢鼓捣点文学那是公开的事儿,他那文字,偶尔豆腐块般的见诸报端,他便沾沾自喜,甚至拿到课堂上显摆一番。

但他写的东西却大多是被杂志社退稿的,特别是装在牛皮袋子里的那个“中篇小说”,这是他用了几年工夫的得意之作,却屡投不中,这让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在他脸上便可见一斑。上课时表情严肃,按照教案认认真真的一气呵成,这说明那牛皮袋刚刚寄出、或者正在某个杂志社编辑的案头上;要是声音略高且嘶哑,满堂课充斥着妙语连珠的心灵鸡汤时,那便是又被退稿了。所以,同学背地里地议论:“范进他老人家七十多岁考中举人,咱王先生才五十多,还得有二十年的熬头啊!

(三)

王先生由于常年的笔耕不辍,校门口的传达室便成了他常跑的地儿。那里管理着全校的信件收发,他那稿费单、退稿单什么的,理所当然也都寄存在那儿。

传达室是个孤独的小房子,隐没在一片白杨树的林子里,平时人迹罕见,但每到课间便热闹起来,因为它还兼着学校热水房的重任。所以下课铃响起,同学们便一股脑的挤到那里去打水,这时王先生也会拎了个破旧的铁皮暖瓶,鹤立鸡群地混迹在学生门中间排队。其实,王先生是学校德高望重的老教师,打水这活儿,他那教研组根本用不着他,但大伙儿明白,咱王先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便也就听之任之,心安理得了。

领了稿费单回来,王先生自然高兴,不协调的行姿也顿显轻盈起来,哼着小曲旁若无人。若是遇到退稿单之类,那嘴里便是叨叨咕咕,拎了破铁皮暖瓶疾步的走,躲着别人偷窥,而悲催的是这情况似乎多了些。一次,他叫住我,帮忙拎了他那铁皮暖瓶,却见他取邮件回来,一头撞到了树干上,屁股落地半天起不来,我知道这又是被退稿了。

(四)

王先生对他那“中篇小说”的执著,却也不耽误他治学的严谨。我们高中四个班,由于他的资历和年龄,学校安排他只担任我们班的课任语文老师。他虽不是班主任,但每每早、晚自习时,他都会突然的溜达进来,幽灵般转悠一圈后,便又莫名其妙的消失掉,把个原本轻轻松松的自习课,搞得极其紧张,因为你算不准他几时会突然冒出。所以几个调皮同学气急败坏,背地里直呼他“二班”,这含义是“第二班主任,或者二X班主任”,我不得而知,反正高二时一语成谶,他真的成为我们如假包换的班主任。

王先生终年穿了件蓝迪卡的中山装,虽洗的发白却也没见他换过,偶尔的里面的衬衣变了颜色,那便是过节了。他对自己如此,对别人亦如此。那年头,穿个喇叭裤就算是时尚,但在他眼里却叫做“浪”。有个刚从外校转到我班的男同学,头天里便穿了个裤脚肥大的喇叭裤来,那屁股还没坐稳,王先生便嘀咕起来:“我说那个同学,你这裤脚子能扫地了吧,那个那个,以后咱班的的卫生你包,浪什么浪……”,直说得那新同学把头整个儿塞进了书桌洞里。

(五)

王先生的“中篇小说”写的咋样,我不清楚,但自从他带了我们班,班级的成绩扶摇直上,稳坐了年级第一,这却是有目共睹的。

12

上一篇:【满仓精品原创散文】人生导师郭大伯

下一篇:师生篮球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