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市里的兄弟

教案散步教案归去来兮辞文言文
全站资源导航

幼儿园幼儿园小班幼儿园中班幼儿园大班家庭教育小学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中学初一初二初三诗歌高中必修高中选修作文小学作文读后感素材初中作文高中作文课内阅读答案文言文视频教学故事班级管理课外儿童故事写对联散文神话故事文学常识公文教学论文演讲稿协议唯美句子说课稿总结

888真人网址et007dafa888娱乐场下载/a>澳门永利娱乐博天堂娱乐环亚娱乐皇冠体育皇冠直营现金网凯发娱乐明升备用网址世爵平台

树叶贴画首页教案课件试题视频作文找答案
阿呆网>文学天地>散文>夜市里的兄弟

初中主题班会教案中国梦演讲稿中国传统神话故事四年级下册第四单元作文

换一批相关推荐

【满仓精品原创散文】人生导师郭大伯如花人生的斗士人清如水阳关雪列车·茶·春花蝶的翅膀•鱼的泪光•其他随笔:光彩夺目的春天美文荐读:窥视民族心灵的镜子美文荐读:思接千载的美丽与忧伤

夜市里的兄弟aric2017-05-18

提起夜市,很多人都去过,都有自己的经历或感慨。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单位食堂下午不做饭,别人都下班回家去后,我一个外地人,常常不知道去哪里吃饭,就经常去小街吃炒饭或粉面。那里就算当时的夜市街了。后来有了小吃街,夜宵一类就都大致归在那里去了,吃的东西也丰富了许多,当然也热闹了许多。作为其他的夜间商业活动场所则远不如夜宵这么火,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冷清。说明我工作的小城,人们的生活是比较殷实的,或者说“幸福指数”是较高的。

我每到一处都喜欢到当地的夜市看看,看当地的风土人情,看当地的地域特色。逛得差不多了,当然也要去看看当地的饮食文化。比如北京、天津、上海、重庆、西安、贵阳、昆明、南宁、广州、深圳、延安、遵义、香港、澳门、铜仁等等,中国的近四分之一大城市和贵州88个县区中的70个县的夜市我都去过,这些都是我“主动”去的。对于我生活的小城的夜市,则经常是“被动”的去。尤其是我有了自己的家以后,下班有了去处,吃饭有了保障,去夜市往往是“不情愿”的。但一年中依然不知道要去多少回,特别是夏天。

在我生活的小城里,我的“知名度”是很高的。而且很多朋友只要到了夜市都与我“关系很铁”。他们喝到高兴处,偶然有人说到我,于是立即有人说:“他不是嘛,和我关系好得很,我们还一起吃过饭,喝过酒的,我马上喊他来。”

随即掏出电话,在里面找电话号码,找了半天没找到,或许本来没有或曾经有过后来删了。

有人问:“你们哪个有他的电话?”

有人又掏出手机查看,找了半天没有,或许从来就不曾有过。

几经周折找到我的号码,便在电话里面喳声武气地喊:“喂,小龙哥不是,马上来夜市上,分分钟哈,我和几个好朋友在,你快来!”

另一个接过电话:“小龙不是?我是哪个?我是你家哥!哪个哥?你猜哈!(稍停)听出我的声音没得?咹?太没得意思啰嘛!你来就知道我是哪个了。”,电话挂了。

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说着种种与我相识的过程,笑侃我的某件“私密”事,或谈论着我那些或真或假若有若无而在他们嘴里只真不假如假包换的故事,间或还会再打电话催问我到了没有。我曾经说过或没有说过,即使说过也是讲好不准第三人知道的话,都在他们的口中随着酒气漫天飞舞,路人可拾。

他们打电话来都是“命令”的口气,一听就知道已经“二昏二昏”了。去吧,累,难缠;不去吧,他们觉得“没面子”,于是得罪他们了。我在这里是“独在异乡为异客”,俗话说“朋友多了路好走”,我不想得罪谁。所以尽管睡了也只好起来去“打一趟”,有时即使晚上真去不了,第二天也会在他“清醒”的时候打个电话问问,表示抱歉。多数情况是当我打电话去道歉的时候,他们已经不记得昨晚打过我的电话。

从睡梦中起来上夜市是件痛苦的事。一个人走在忽明忽暗的路灯下,从小巷的一头走到另一头,右转左转就看到夜市了。一路上还在想对方到底是谁。

刚到夜市口,一帮吃烤豆腐的“哥们”就拦住,不由分说就递上一杯啤酒,有人和我“很熟”,就介绍我是谁谁,大致介绍的都是我以前的职务什么的,估计是我很久没有和他们“聚一下”,他们不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吧,我也不去理会和更正说明。有人还在高谈阔论,没有停下来和我打招呼或听介绍;有人一次又一次伸出手来要和我握手;有人握着我的手就不放;有人喝一杯酒问我一次“贵姓”;有人叫着与我毫不相干的职务“敬我酒”。

一再说明约了人,必须去看看,不能陪大家了。好不容易走脱,往前几步,又有人叫,一看是原来工作地的熟人,又一阵热闹,又一番说明。有人又不由分说就递上一杯啤酒;又有人一次又一次伸出手来要和我握手;依然有人握着我的手就不放。

从家里出来时的睡眼惺忪已经变成醉眼迷蒙的时候,总算见到叫我“分分钟到”的“我的哥”了。原来是这个“哥”那个“老师”。他们都申讨我“不够意思”,说我“姗姗来迟”,都争着“罚”我的酒,又一阵热闹。他们说话人人都想提高声音来压倒别人,于是一个的声音比一个大,引得邻桌的人不时引颈探望或用抗议的圆眼瞪视。

“罚酒”喝完喝“敬酒”,他们渐渐感觉我还是“够意思”了,我就听出他们一直都在“罩”着我,我有什么事一个电话他们就会帮我“摆平”一切。

有人就开始说我们老家来这里工作的人初来时的种种“老土”笑话,说我们讲“发钱”为“发情”(音),叫“吃面”为“吃命”(音)等等。没有人笑了又有人提到钓鱼岛问题,于是又一番争论,有的说到激动处或声音没有别人的大还站起来说,并辅以动作,从而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们站起来的时候几乎把凳子摧倒,几乎把桌子掀翻。他们慷慨激昂,他们义愤填膺,他们红着脸鼓着筋,列举很多听来的或网上看来的证据,提出很多对付日本的“战略”,在他们眼中,只要他们出面,钓鱼岛问题就立马解决。有的人针锋相对地说着不同意见,手还不时指着与之争论的人说他这样观点不对哪样观点不妥,好像与之争论的就是小日本,而他们代表着中国百姓,非得让对方服输投降。他们精神抖擞,毫无睡意,渐渐地就忘记了我的存在,没有谁和我“铁”了。我走不是留不是,心里“像猫抓”。同时,我由衷地佩服他们的“白加黑”精神,简直五体投地了。如果没有夜市,如果今天不来,我还真不知道我在这里还有那么多“哥哥”和“恩人”,真是糊涂得可以的了。

喝酒的节奏渐渐慢下来的时候,有人从其他桌来“串台”敬酒,并说几个老掉牙的荤段子,又兴起一阵小高潮。他原本和我不熟,可是在我不能再喝的时候强行要我喝一杯,并说:“是朋友,喝杯酒!”。接着问我:“是不是朋友?”,我回答“是”或者“不是”都为难,想想算了,不就一杯酒嘛,何必为此得罪一个人或一群人,于是端起酒杯与他碰杯。他碰了杯没喝又和人说话,说了几句又和我碰杯,我正要喝时他又和我说话,说了几句又和我碰杯,然后我就喝了,他又说我喝的不算,要重新给我满上。有人附和,我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又喝了一杯。

酒喝多了,我真想走了,有人又提出要喝“罐罐汤”,于是又去喝汤。刚到“罐罐汤”的门口,里面有人喊,一看是几个熟人在喝酒吃粉,他们看到我们进去,就又要两瓶酒来,要和我们喝。我们中有人他们不认识,就有人作介绍说是谁谁谁,就听有人说:“我只认大家是朋友,至于当什么官,我懂鸡巴不倒,来来来,喝酒喝酒!”。大家都“不爽”,有人想生气,大家说算了算了,也就算了。

吃饱喝足了,准备离开,几个人又争着去买单,有的说:“瞧不起我,是不是?”;有的说:“认我这个朋友就让我来。”;有的站不稳了还在身上到处摸,做着找钱包的样子,别人买了单他还没找到;有的则站在门口看着别人在那里争也不理会,一副“反正我不买单随你们谁买”的样子;有的则说走就出门走了。

终于几个人搀扶着出门了,有的几乎无法自己回家,就有人提出送送,于是先到一家,他到家门口了却不进去,拉着送他的人要讲“知心”话。

12

上一篇:【满仓精品原创散文】人生导师郭大伯